跳桥救人小哥彭清林:希望更多见义勇为被关注

发布时间:2024-03-03 12:37:29 来源: sp20240303

  跳桥救人小哥彭清林 拒绝了不少金钱邀约 希望更多见义勇为被关注

  关于2023年

  彭清林没有遗憾:“遗憾是留给未来的自己,可能未来自己回过头来,会有很多的遗憾。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楚,也许未来也不会遗憾。”

  对于2024年

  他有一个无关自己的愿望:“我希望更多见义勇为的人能被关注到。

  重新回到近10米高的桥边。2023年6月13日,彭清林为了救援落水女子在这里跳下;2023年年底,摄像机对着刚停下外卖电瓶车的彭清林,有人问:“在经过这里会想起这件事吗?”彭清林答:“平常不会,也就是跟着你们过来才会。”

  这是彭清林的拒绝方式,不算直接,也不算客气。他记得自己“折磨”记者的过程。有人问他喜欢一座城市的理由,他答“美女多”,“(问题)目的太明确了,我就不想说他们想要的那个答案”……总有人约他聊聊,屡遭他拒绝,太忙、招待不过来、“我没流量了的”,或者彭清林干脆发送一条周口00后外卖小哥跳下二十米高桥救人的视频,“这个牛!”

  走红的半年时间里,彭清林接受了杭州落户、见义勇为一等功、公司提供的免费上大学名额,但也在忙着拒绝。有人给他打电话,某个企业高管邀请他一起吃饭,彭清林问:“你就说要干嘛吧?到底有什么事?”对方称“只是单纯吃饭”,他拒绝了。

  微信上,有人要捐款10万元给彭清林,称不报道、不打广告、匿名,彭清林也拒绝了,原因是“你信吗”。他的直播账号也早早关闭了礼物打赏功能。对于一系列拒绝,彭清林的解释是:“(这些)都是有代价的。”

  1

  喜欢直播但拒绝打赏

  穿着外卖工服参加了一场相亲活动

  12月15日,彭清林打开了视频平台的直播,“就是自己喜欢(直播)。太忙了,快半个月没直播了。”他对着网友的弹幕评论进行聊天互动,“是胖了”、“这本书挺好看的”、“我现在是众包(骑手)”。有网友与彭清林连线,聊起了在杭州的生活成本、是否该继续求学等话题。

  “(最开始)就是有个采访,记者说要和我连线,问我有没有社交账号。没想到我的账号就这样暴露了。”彭清林说。在开始直播不久,彭清林就关闭了礼物打赏功能,至今也仍未进行过直播带货。但依然有“不和谐”的声音。12月15日的直播开始约20分钟,彭清林念出了一条弹幕评论:“还有说‘阿猫阿狗都能有户口’。如果说我是阿猫阿狗,我想问一下这位大哥你是什么?”针对这条评论,彭清林在直播中持续回复了约3分钟,“我不是傻,我就是个小人物,我就是个普通送外卖的,我自己开心,因为我能帮助到别人”……

  在彭清林发布的视频下,他也回复过不友善评论。6月,彭清林刚救人时,网友的质疑是他是否下一步就要进行直播带货;半年后,质疑就变成了他“没有把握住流量,当初就应该直播带货”。在12月15日的直播中,彭清林戏称自己要“上链接”,出售9.9元3瓶的西湖空气。

  “一开始(心态)不一样,多了就习惯了。”彭清林说,他曾经考虑过使用法律手段,但评论数量太多,部分评论的性质难以认定,“一开始我也会克制一下。但是你在我这里说什么都好,不要攻击地域、职业。”

  据彭清林回忆,在救人受伤出院后,他曾经躲避“流量”大约一个月,不出席活动、不接受采访。一个月后,他想“不火了,没事了”,才重新活动,却又立刻被持续报道。他仍不适应现实生活中的“入侵”。在江边,一位保安认出了他,而后,两名路人也认出了他,驻足观看彭清林接受采访。彭清林摆了摆手说:“不要围观好吗?”他提起过去被路人步步凑近观察辨认的经历。“(像是)观猴,老尴尬了”为什么尴尬?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在直播开始前的12月15日下午,彭清林参加了一场相亲活动。他把载着外卖箱的电瓶车停在场地门口,穿着外卖工服进入了活动现场。互动环节,主持人把彭清林叫上台,介绍错了他的职业,“大家应该都认出来了,他就是那位快递小哥”,对于这个口误,彭清林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在团队接力环节,彭清林没有参与,独自在一旁的蹦床上活动。他尝试着从一个蹦床上跳跃向下一个,被抛起、再下坠、抛起、下坠,连续三次,总是摔倒。很快,他的手背就破了皮,流出血。他看了几眼,用另一只手擦拭了一下,说:“没事。”

  2

  无关自己的愿望:

  “希望更多见义勇为的人能被关注到”

  彭清林的新家在杭州市上城区一个老小区内。今年下半年,他在上城区落户,房子是租来的,外卖接单范围也调动到了上城区一带。建筑的楼梯间没有安装窗户,每层都敞开着大半截,冬天,冷风往人身上扑。彭清林家中门上的彩色玻璃也有缺口,总有风漏进客厅。

 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屋子,卫生间的洗手台松动了。彭清林送外卖途中发现并收养的两只流浪猫:一只名叫“瘦子”,另一只则是“胖子”。两只猫不时在屋里穿行。“胖子”患上了猫藓,彭清林说:“我住院的时候没法照顾,出院时发现猫毛打结了,后来就这样了。”他抱着猫在卧室直播,把外卖工服披在了椅背上,这种工服外套他买了3件,一件70元,“暖和便宜”。电瓶车留在了楼下,跑外卖时用来拍摄记录的摄像机和支架则带上了楼。彭清林将素材导入电脑后,自己剪辑。电脑桌连着书柜,柜上挂着荣誉奖章,柜下堆着奖状。

  彭清林收到过不少能带来“金钱”的邀约。有品牌方找到他,希望他能带货,也有运营团队找到他,说要帮他拍摄更新视频。他不喜欢这样的报酬,认为直播“有太多乱象”。因为身份带来的收益,彭清林基本都捐赠了出去。9月,彭清林回到老家,申请成立了“彭清林爱心公益中心”,提供了7.8万元的爱心助学金。

  家乡企业曾经赠送给他一套房产,他也想捐赠,正苦于必须得先登记过户。他决定参与一个政府举办的活动,想要沟通能否设立对部分地区老人的照顾资金和陪伴志愿活动。彭清林提起了另一名跳桥救人的00后小哥,他为这位陌生的小哥表示担忧,“他太年轻了,阅历不够,可能会被人骗”。

  相比起财富,彭清林有其他的判断标准。比如自由,在成为外卖小哥之前,彭清林曾在流水线上“打螺丝”,从一名流水线工人升为线长后,不再需要长时间劳作,报酬更多,他反而离职了,因为“太无聊了,混吃等死”。

  再比如尊重,彭清林也曾向家里的长辈学习染色技术,但自己的提议总是被长辈以权威否定,他无法忍受,再次离开了。在成名之后,他仍然在送外卖,目的也没有变,他想攒够钱后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,去往西藏,沿途收拾别人丢弃的垃圾,“多好,又能玩,又能做点对社会有用的事”。

  关于2023年,彭清林没有遗憾:“遗憾是留给未来的自己,可能未来自己回过头来,会有很多的遗憾。可能真的如同网友所说,你没有抓住机会,没有趁热度去赚大钱,但至少目前没有。未来的事谁也说不清楚,也许未来也不会遗憾。”对于2024年,他也没有自己的心愿:“人的欲望一旦被打开,其实无穷无尽。我主张的还是活在当下,当下其实就是最好的自己。”但他有一个无关自己的愿望:“我希望更多见义勇为的人能被关注到。”

  3

  半年前救人时也曾犹豫

  但还是“眼睛一闭,直接下去”了

  在事情过去半年之后,彭清林重新讲述了救人的故事。这个之前代表着勇敢、互帮互助的故事,被他补充了更多细节,多是关于其中犹豫、疼痛和超出预料的部分。

  6月13日,是彭清林第一次去到那座桥。那不在他的配送范围内,是因为前几天单量不足,他选择了配送费更高的跨江跑腿订单。又因为拐错了弯,他不得不骑着车上了这座本不在导航路线里的桥。那天桥上正巧有施工队,道路拥堵,好不容易离开了施工路段,道路再次拥堵。有人跑下了车,说发生了落水,也有人提议报警。彭清林看到了落水女子的状况并不好,他想着:“等到救援过来,就太晚了!不行,我会游泳。看着桥也不是很高。想法来了,就要去做。”

  在流传的视频里,彭清林几次弓膝,看起来像是预备热身动作,其实那是犹豫:“有点高,你知道吗?开始看着没多高,但是我在面对它的时候,就是那种非常恐惧的生理反应,人的头(在江里)就巴掌那么大。我在想要不要回去。”他又看了江中女子的情况,判断“再晚个一两分钟,可能(落水者)喝水都直接沉下去了”,“这不行,我有能力,我可以先试一下。眼睛一闭,直接下去!”

  “下去以后就懵了。水从鼻子里呛进来,好像腰闪了一下,肾上腺素分泌得特别快,很紧张,脑子里(只)想着一件事:我总算下水了。”在找到落水女子后,彭清林记得自己吼了一句“你不要乱动”。他想带着女子去往岸边,可是“太远了,我有点不自信”,决定先去往桥墩。

  在桥墩上,他给女子套上路人丢下的游泳圈,再次游往岸边,几分钟后,他看到了一艘快艇,又一次“懵了”:“我是从农村来的,从来没听说过江上还有警察。”民警救助了落水女子,询问彭清林是否一起要去往码头。他觉得码头“好远”,拒绝了:“我自己游过去,我还要送外卖。”

  在第三次游向岸边时,彭清林感到,“死亡的感觉特别近,你能预知到下一秒你可能会死掉。我在想,我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些救人的人会死掉了,原来是体力耗尽了,穿的衣服会往下沉,说沉就沉。沉着……(我)站到水底了。我休息了好久。民警还问我没事吧,我说没事,我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

  回到桥上后,彭清林记得订单已经超时10余分钟。身体的伤痛逐渐暴露,膝盖上的一大块皮和肉都消失了,可以看到骨头,“没感到疼,一点感觉也没有”。在送达订单途中,他感到臀部开始疼痛,“不能坐,我是站在车上弯着腰(骑)的。我想我跳个水怎么屁股还痛?我想赶紧送完了,我要回家睡觉。回家时,我走楼梯都是弯着腰上去的。”

  6月13日,跳水的视频只有几分钟,被水冲击只有一瞬间,而最终诊断为腰椎压缩性骨折的症状,他直到7月1日才出院。而跳水救人成为一场事件,在爆发后,余波至今仍在震荡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陈馨懿 【编辑:叶攀】